一杯奶茶app手机版下载

“人家找替身!你暗淡什么呀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别人都说她唐开心背后有大佬在支持她。

整个公司都这个围绕她,做了一系列的计划,帮助她在星际出名。

如果她真像之前直播中的那样厉害的话,我们也就算了,觉得公司这么做无可厚非,也算是物超所值。

可是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,简直让人恶心到了极点。

拍摄那么一场简单的戏,还需要别人在她前面,先拍演两三遍,她才能跟上进度。

如果我是她,早就没脸见人了,哪里还有勇气待了那么一大堆人过来拍戏呀!”

……

这边说闲话的人渐渐又多了起来。

“哎,你们是在说唐开心吗?”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啦。我虽然不跟你们是一个组的,但是我也听别人说了,唐开心在拍戏的时候,竟然还找了一个替身替她先讲戏,真是太好笑了。

调皮的野餐少女

我看了这么多剧组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。

如果不是我们签订了保密协议,如果我们把这些消息在星网上一传,将会面对巨额的违约金,说不定现在星际上的人都要来讨伐唐开心了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这样的人如果以后真的成了星际巨星,那简直是太没有天理了。”

……

这些人聊着聊着,后面有人叫他们准备收拾工具,就要各自分散开啦!

唐开心躲在障碍物之后,心情低落到了谷底。

她又不是傻子,这几日怎么会也没有察觉到别人看她时候的异样目光呢?

其他人是不知道她没有进行催眠,在进行电影拍摄。

知道的话,怕是宁愿付超高的违约金,也要把这个消息捅到星网上。

即便是周围的人都这样安慰她,但是她心情还是忍不住低落了下来。

她觉得自己拍摄了十多天,虽然能够尽快的跟上冰美人的精神力波动数值,但是,她现在人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而且是十分严重的内伤。

她并没有从不断的拍摄中间找到自己该如何演绎的方式。

如果只是一味的模仿,就如那些人所说的那样,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。

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再进行电影拍摄。

她需要自己从中间找到诀窍。

可是,诀窍在哪里呀?

她努力了这么长时间,已经顺利拍演了不少的剧情,可是其中的规律是什么样子的?究竟该如何下手,仍旧一头雾水。

偏偏正在自己的这种情况,前无古人,没有人能够给她正确的答案,需要她自己一步一步的去摸索。

可怜她还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未成年,那么多的活成精的前辈都找不到的方式,她一个小小的弱女子,又如何能够轻松地解开谜团呢?

她坐在墙角,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,仿佛只要这样子就可以抵挡住心中的那些迷茫无措和痛苦。

突然,她察觉到身边有人。

唐开心立刻收起了所有的脆弱,警惕的抬眼看过去。

原来是她的催眠师马良。

马良随意的对她笑了笑,就坐在她的旁边:“原来你在这里呀!

我还以为你已经收拾完东西回去休息了。”

唐开心忙收起了刚才的一脸脆弱,惊讶中带着尊敬,问道:“马先生,你怎么会在这里呀?”

马良随意的摆摆手:“不用叫什么马先生的,你还是直接叫我马良吧。

马先生显得我们该多陌生呀!

那根本不是演员和他最亲密的催眠师之间的应有的关系。”

唐开心满是歉意的说道:“马先生,你是在生气吗?

小哥让你过来帮忙,我却把你晾置在一边,对你爱理不理的。

真的很抱歉。

我最近是有一些太忙了,也有些些闲心疲惫,所以才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。

如果你觉得不开心的话,可以跟小哥直接说。

我觉得你留在我身边完全是浪费了你伟大的才能。”

马良好笑地反问道:“你不是我,怎么会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呢?又怎么会知道我的感受如何?

我的小开心,我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开心。

我也是签订了保密协议的人,所以也算是你们中的一员。

我对你敬佩都来不及,怎么会觉得抱歉呢?”

唐开心眼中都是迷茫和颓废:“我有什么可值得敬佩的呀?

现在整个剧组的人,怕是都在看我的笑话吧。

我甚至都可以预想得到,但这部电影拍摄完后,星网上该会有多少我的流言蜚语。

说我多么愚钝无能,说我多么沽名钓誉,说我多么有后台,借机该自己上位。”

马良追问道:“但,你是这样的人吗?

你甘心自己的所有努力都这样付至东流吗?”

唐开心双腿屈在胸前,双手抱紧:“我怎么会甘心?

我都努力走到了这一步。

难道就因为别人的流言蜚语,最后止步于此,成为别人的笑话吗?

在我的未来规划中,从来没有这样窝囊的结局。

只是,我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办?

我明明已经做了我最大的努力,可是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。”

马良:“你想过了解催眠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唐开心迷茫的侧头看向马良。

马良循循诱导道:“你知道催眠为什么能够存在星际几千年,却一点都没有兴衰的原因吗?

我看你好像把催眠当做一件洪水猛兽,从来都没有详细的了解过吧?”

唐开心眼睛里闪过心虚,但还是十分坚定的看一下马良:“是的,我确实一直把催眠当做洪水猛兽,我觉得它会毁了我。

我更加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还甘之若渴。

我想改变现状。

结果,一头扎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的水太深,都快要把自己给淹没了。

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太幼稚了。

存在,便有它的合理性。

而现在的我更像是蚂蚁撼树,让人觉得可笑而又可悲可叹!

但同样的道理,我能走出这一步,就说明这条路并不是一条死路,肯定还有方法让我能够继续走下去,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。

马良,你会帮助我的,对不对?”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