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转app下载官网

西京留守张通儒住在皇城太常寺内,方便他对全城的兵马进行调动。孙孝哲则住在大明宫侧的永福坊十六王宅中,方便他搜寻流落民间的宗室子女。安禄山虽然远在洛阳,但他们依然不敢跑宫殿里过把瘾,因为这样的僭越举动传到安皇帝耳朵里,八个脑袋也不够他们砍的。

一个团队中总要有一个干脏活的恶人,孙孝哲便是这个穷凶恶首。他因母亲与安禄山私通,所以成为安禄山所有义子中最受宠的一个。

孙孝哲自入长安以来,授罗宫室财宝,残杀皇室子弟,但凡李隆基出逃没有带走的宗室,多数没有逃脱他的毒手。他虽然不敢住进大明宫,但被圈禁在大明宫内的宗室女子和妃子们,除去送到洛阳外。每日都轮流被太监带到永福坊别宫内供他享用。

西京留守张通儒也畏惧孙的权势,任何事情都要先与他商议。

这一日,张通儒来到孙孝哲临时府邸的内殿之中,孙躺坐在胡床上,一个珠翠满头的侍女跪在地上为其洗脚。

“哦,张留守来了,正洗脚呢,请恕我礼数不周。”

张通儒略微尴尬地笑笑,坐到他对面的胡床上,拱着手说道:“孙将军,我今日来是为了左藏库一事。当初狗皇帝出逃,我大军尚未入长安,百姓趁乱哄抢了内苑的左藏库。如今孙将军派悍卒挨家挨户追索,动辄严刑拷打,致使百姓对我军怨声载道,于我们守御关中不利呐。”

孙孝哲并未回答他的话,却突然从水里拔出右脚来,蹬在了洗脚侍女的脸上:“别躲!敢躲拉出去打死。”

侍女容颜娇美,却面无表情如同僵化,瞳孔里也仿佛无有一丝生机。

孙孝哲用脚面拍着她的脸蛋问张通儒:“知道这是谁吗?这是老皇帝的弟弟李业的儿子的三女儿,虽不及郡主公主之贵,但也是十足的皇家血脉。”

“给我将脚面给舔干净,嘿嗬嗬嗬。”

……

红衣女孩青涩的样子

“呵,真舒服。”

张通儒十分不忍心去看,只好偏过头去说道:“你对宗亲皇室、达官贵人下手,都没有关系,但不可残害百姓惹来众怒,毕竟这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啊。”

孙孝哲的脚陡然落入铜盆中,顿时水花四溅,侍女失去平衡侧坐在地上? 双手撑着地毯扭头望向一边? 双眸如墨。

“张留守,你没有听懂我刚才的话呀。”孙孝哲身躯瘫躺在胡床上忆苦思甜:“想当初我义父只是幽州的一个小羊贩子,我也不过是卖猪肉的屠夫的小妾之子? 昔年落魄时谁也瞧不起我们!可如今我的义父已经是大燕朝的皇帝!而我现在是三品的殿中监正!当初我在幽州城里穿着破衣烂衫被人踢揍的时候? 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,高高在上、姿色美丽、金枝玉叶的李唐贵女竟然跪在我的面前辗转承欢? 为奴为婢!”

他弯下腰去伸手捏住了侍女的下巴,嘴角兀出狞笑,可侍女面对他还是一副僵硬脸,遂将她的脸蛋用力甩扔到一边。

“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? 天底下真正至高无上的是什么?是拳头? 是刀枪,是暴力!当你真正掌握了它们的时候,再尊贵的人也要在我面前低头。百姓是什么?庸碌氓流而已,一盘散沙,只崇拜权贵? 崇拜强者,谁强他们跟谁!现在不过跟他们讨要区区财物,他们岂敢反抗?”

张通儒唉了一声说:“话虽如此,但若威逼过甚,只会物极必反,唐军虽然打了败仗,但很快就会卷土重来。圣武皇帝平定中原之前,定然不会再往关中增兵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”孙孝哲连连摆手:“眼下再搜刮一笔,给我驻守潼关的干兄弟牛庭阶备一份。当初破潼关入长安的时候,义父曾亲口承诺所有参战将领都能在城中分得一杯羹,崔乾佑取了他手中那一份已经转战河东,你我这些人也都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“但你不能忘掉守在潼关的牛庭阶,总不至于大家吃肉他连口汤都喝不着吧。我已经开始着手让手下人准备二十车财物。如今已经是深秋,广运渠开始枯水,就派人从驿道送往潼关。”

伺候孙孝哲的宦官袁利主来到门前,听见主子正在会客连忙闪到一边,却被孙孝哲瞧见,大声呵斥道:“鬼鬼祟祟的做什么!进来!”

袁利主进门后连忙跪在地上:“奴婢拜见两位将军。”

孙孝哲抬起双脚让侍女擦干,套好足袋捅进**靴里,拍拍手问道:“让你准备些大车弄好了没有?”

袁利主叉手说道:“启禀将军,已经全准备妥当了。”

“如此甚好,六天之内,把货搜刮齐备装车出发,今年也就这样了。张守备你也别再来烦我。”

孙孝哲对袁太监摆摆手道:“你退下去吧。”

袁利主怜悯地看了跪在地上的宗室女一眼,慌忙告退离开了府邸中。他缩着肩膀走出武备森严的十六王宅,街道上有结队巡逻的叛军。但凡有兵卒盘查,便取出孙孝哲给他的腰牌,如此畅通无阻来到了东市一间废弃封闭门窗的店铺前。

曹安定独坐在店内,听到两长一短的敲门声,提着油灯走过去,悄悄打开一条缝隙,才将他让进来。

两人坐在长案前,袁利主搓着手低声说道“六日之内必然要押车出发,这些财物全是给潼关守将牛庭阶的,那牛庭阶曾数次来信催求,对这些财物看来是极为重视。”

曹安定点点头问:“我的人呢?”

袁太监苦着脸说道:“你的人我已经安排他们做了驭夫,以后你自去联络他们即可。我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来见你,日后切不可再与我联系了。”

说罢他转身便往门口走去,曹安定把他的粟特尖顶毡帽戴到头上,犹豫了一瞬间,对临出门的袁利主打了个唿哨说:“今年冬天长安必然会回到朝廷手中,到时候他们定会清算你们这些屈膝侍奉叛军的人,你还是想个办法早早脱身的好。”

袁利主沉默点头,转身走出了店铺。

曹安定一刻也没有耽搁,立刻从后院牵了骆驼出门,出了东市坊门,沿着街道去往春明门。守在城门口的叛军只是简单搜查了骆驼上的货物,由于安禄山是粟特人,这些人对粟特商贩也都很宽松。

他牵着骆驼离去城门三四里后,朝后方张望无人跟随,才把皮货扔掉,骑上骆驼挥起鞭子往西疾驰。

……

凤翔太守府邸的暗室内,曹安定在灯火前摘下帽子,脸色红润汗水流淌。他用毡帽扇着风,使得油灯的光影飘摇不定,照在对面的李嗣业脸上显得阴翳森然。

“六日之内,车队必然出发,我已经在车队里安排好了人。”

李嗣业快步走到隔扇门口推开,牙将库班尼守卫在门外笔直站立。

“去把封常清将军叫来。”

库班尼转身离去,等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,封常清走进了暗室,朝李嗣业躬身叉手,又看了站在灯火前的曹安定一眼。

李嗣业坐在案几前抬手说道:“这原是我派在长安进奏院的参军曹安定,所有的事情听他给你讲讲。”

曹安定将情报得来源简单复述了一遍,封常清揪着胡须点了点头,扭头问李嗣业:“大夫是想命我领一军从渭河以北绕过长安前往潼关,然后在潼关外设伏将车队财物劫持,引守关将领带兵相救,我再趁其空虚占据潼关?”

李嗣业笑着夸赞道:“不愧是封常清,与我所谋甚是相合,只不过凤翔和潼关位于关中平原东西两头,你还要迂回跋涉长途奔袭,横穿八百里秦川,其难度可谓不小。“

“横穿八百里不算什么,想当年我安西军从龟兹跋涉两千里远击大小勃律,跨越葱岭其艰难岂不远胜关中?只不过潼关现在驻守多少人?守将是谁?万一此人愿意舍财不上当怎么办?“

李嗣业看了曹安定一眼,曹安定连忙凑到灯火前说道:“我在长安探听了这么久,多少知道一些。这潼关如今驻守九千余人,守将是安禄山的义子牛庭阶,与驻守西京的将领孙孝哲关系亲密。安禄山曾经承诺破长安后参战将领都可以在城内抢劫一批财物,牛庭阶驻守潼关不能亲往,早已经焦急难耐,如今所有守将分赃已毕,就差他这一份儿了。将军若能充做流窜匪兵在接近潼关的地方劫走他财物,此人必然雷霆暴怒,定要亲率兵马出关将财物夺回。”

xiazaitxt